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天下一锅烩 第二百七十七章 选择

发布时间:2019-09-24 14:59:29

天下一锅烩 第二百七十七章 选择

若水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就这么不疾不徐的滑下了沙丘,混入难民群之中,很快就变成了被煽动者中的一员。

对啊!他们现在的身份可是难民!难民本来就是无组织无纪律的,他们没有跟着大部队一同出现又怎样?暴动还要什么集体行动!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若水哪里还会在这滚烫的砂砾上趴得住,立马就扯着小白一同从沙丘上滑了下去。而正如她所想,洛凉生根本连正眼都没有看过来,他们果然就这么轻松的混了进去了。

若水还是头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真正的难民是什么样子的。

他们或坐或站,姿势各异,但是脸色却如出一辙的呈现出枯黄发青的颜色,有些人甚至已经带了明显的死气。他们大多枯瘦如柴,但是腹部却出奇的大,眼中充斥着绝望以及偏执的疯狂。

这些人,只是光看着就感觉毛骨悚然,若水感觉自己走在这些人当中,就好像走进了一片墓地。

难民……竟然是这么可怕么?

处于对这些人发自内心的恐惧,若水本能的想避开他们,但是脚下的步子刚刚快起来,胳膊却蓦地被人拉住了。

若水差点就尖叫出声了,幸亏回身看了一眼,发现拉她的人是小白,这才硬生生的把尖叫声给咽了下去。然后,她就听到小白轻轻地对她说道。

“走慢些!你见过哪个饿了几天的人像你这么健步如飞的!”

若水闻言急忙放缓了脚步

天下一锅烩  第二百七十七章 选择

,一边依着小白所言歪歪扭扭的前进着,一边开始观察起了最前方两势力遭遇的情况。

就么一看,若水还真就发现了一位“格格不入”的难民。

与洛凉生交涉的那位领头人,虽然身上穿的破破烂烂,但是指手画脚的动作却丝毫不见凝滞,时不时的还回头冲着难民们大声吆喝几声,若水看见他的脸上,虽然被沙土抹得脏兮兮的,却一点也没有那种不健康的蜡黄色。

果然。这难民暴乱之事事有蹊跷!

那个与众不同的难民,虽然已经在装扮上极力的掩饰过了,但是还是能从其作态上看出他根本就是在装相。一个并没有受饥饿之苦的人,带领着一群饿疯了的人搞出了一场暴动。这摆明了就是一个阴谋。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若水已经隐约能听到他在那里声嘶力竭呐喊着的内容,无非就是些“我们要吃饭”“你们打战就是在逼死我们老百姓”之类的疯话。这些话稍微有点理智的人都能听得出其中的刻意煽动之意,但是那些难民却偏偏就是一群早就失去了理智的人,被这样的撩拨。一旦到了临界点,后果必然就是大打出手。

若水开始察觉,她身侧经过的那些难民脸上已经开始露出了激愤的表情,有些甚至如若水一样跌跌撞撞的往前走去,大战一触即发!

“小白,就现在,我可以相信你么?”

若水一边暗暗加快前进的脚步,一边低声向小白问道。

“当然。”

小白想也不想的就应承了下来,这让若水显得有些紧张的面容,硬是挤出了一丝别扭的笑意。

“好!若是一会儿打起来了。我们还来不及赶过去,那就在双方打起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将我送到洛凉生的身边,不惜任何代价!”

所谓的代价,其实就是正面暴露在洛凉生的面前。这样会让小白担上擅离职守,私自行动,顺带还要承担私放囚犯的罪名。若水可是正经的奸细嫌疑人,虽然一直被洛凉生按着没有审,但是罪名却一个也没少都还在头上挂着呢~

可以说,如果小白一旦暴露在洛凉生的眼皮子底下。那些罪名加在一起会让他承受怎样的惩罚尚不用说,重点是他的背景,会不会因此而曝光,他背后的主子会不会也因此暴露。这才是重中之重。

若水这一问,有两个含义。

一是她确实需要赶到洛凉生的面前,才能把自己酝酿了这一路的想法告知于他。但是因着是从难民群中穿过去,他们需要防备着来自于难民本身和洛凉生的骑兵队伍两个势力的发现。所以,能够在冲突爆发之前不动声色的赶到洛凉生身边还好,她相信洛凉生在看到她的第一时间绝不会是下令射杀。如若赶不到,那就只能趁乱接近,趁机相认。

但是,问题就在洛凉生的统帅地位。谈判时候也许还会站在最前面,一旦打起来,会不会窝到队伍的最中间这就说不定了,若水是在给小白打预防针,这难度其实与万军之中取将军首级的难度差不了多少。

至于其二,她想知道,在自身的身份有可能会因此暴露的前提下,他是否还会坚定地站在她这一边。如若不从,那他的出现便是其主子对若水的一次试探,若是从了,那他就真的可能生出异心了。

若水并不关注他到底被何方神圣给策反了,她关心的是如果小白真的反叛,那跟他搅和在一起的自己又该何去何从。到现在为止,她始终还没有摸清身边出现的人事到底都是敌还是友,但是局面却一直都在逼迫着她去站队。若水不想一直这么不明不白的当人家棋子,一无所知她不怕,怕的是被当做弃子牺牲了,却还不明白是为什么。

所以,她在找到小白这个突破口的时候,发现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一个能够跳出迷雾看清棋手的机会。

不过,前提是建立在今天她能活着站到洛凉生的身边,结束掉这一场策划的难民暴动。

“好!”

令若水出乎意料的是,小白的回答实在是利索的有些不太合时宜了。

在她看来,不管小白最终做出了哪一个选择,这背后的含义都会透漏给若水一些信息,但是这样似乎是不经大脑一样的回答,就好像是完全没有理清楚个中利害关系的状态了。

若水感觉小白应该不会是那种行事不经大脑的人,但是两人初识时爆发的激烈冲突又让她清楚的认识到,小白这个人本就是个极易受到情绪影响和控制的人,在事态紧急的情况下,其不假思索的反应有时候根本就是违背了他本应遵从的意愿的。(未完待续。)

百色癫痫病
酒泉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朔州治疗阳痿费用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如何预约急诊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大概多少钱啊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