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江南】第三空间(小说)_a

发布时间:2020-01-18 01:49:48

摘要:对于永恒,除了悲悯,他也感觉到自己是多么的无能为力。其实,另一方面,他已经懂了,这也不怪他们,他们想要的只是生活,不管过去多少年,战争还是彻底的毁灭,每一代都有同样的诉求,深埋黄土而倔强的信仰。 一

刘峰是怎么死的,和他同住在一个宿舍的宇文始终心存疑问。你说一个人就怎么会无缘无故地躺在床上就再没有醒过来呢?当然这些并不是谎言,再说宇文是一个不怎么会撒谎的人,更何况当他说这些话的时对面坐着的正是警察。

他从未和警察打过交道,所以说今天也是他第一次进警局。做完了笔录,宇文就再次回到了他俩合租的宿舍,这是一幢破旧的老楼,老楼里居住的都是一些孤寡老人,当然还有一些小孩子,但出奇意外的是,这里很少有中年人。

宇文坐在床上,被褥像他的头发一样,乱蓬蓬的。他怎么也想不出刘峰是出了什么事,导致一夜之间就失去了性命。他望着他的床铺,仿佛之间,刘峰就坐在那儿,朝着他笑,笑着笑着他的嘴就裂了开来,鲜血忽地喷了出来,吓得他差点瘫在床上。

不急不缓的敲门声响了起来,那节奏那韵律把宇文的视线从刘峰的床上拉了回来。他起身打开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苍老的面孔,那面孔充满了沟壑,一条条整齐地排列。

“张奶奶,有什么事吗?”宇文的声音很低,但是却低得像一只蚊子的声音,刺耳尖锐。

张奶奶伸进半个头颅,在房间里瞅了瞅,道:“哦,刘峰怎么样了?为什么有警察来过?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张奶奶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这几个问题在宇文的心里嗡嗡作响,他不知怎么回答,也不想回答,于是道:“没什么事我就休息了,我很累,张奶奶。”

“我就说嘛,现在的年轻人一点正经事都不干,整天游手好闲的,你看这不出意外了吗?所以人啊,最重要的是要一本正经的过好每一天,不能胡作非为……”

“张奶奶,刘峰已经死了!”宇文生气地道。

“啊……”张奶奶听后恍惚了一瞬,嘴里不知喃着什么就要转身离去,宇文无奈地想要关上门,他想好好睡一觉,才能接受刘峰死去的事实。

这时,张奶奶突然又转过身来,抵住宇文将要关上的门,道:“我说我要干什么来着,你瞧我这老糊涂,来干什么竟然给忘了。”说罢,张奶奶从怀里拿出一个精巧的盒子,道:“有位姑娘让我交给你的。”

宇文疑惑地接过,道:“什么姑娘?”

“一个很漂亮的姑娘……”说完张奶奶就头也不回地离去了,嘴里还一直念叨着什么,宇文曾经好奇过这位古怪的老太太,嘴里好像念叨过诸神……妖魔……

他坐在床上,打开那个精巧的盒子,只见盒子里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宇文,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我已经死去了,你不必惊讶,也不必悲伤,这不外乎命中注定的事。对了,我想给你阐述一下命中注定这一问题,这世界广大无比,也存在许多未知的事物,我们曾探索真理,在生活中寻求生命的轨迹,但是有些事有些东西,还是未知的好,因为你愈探索,越接近真理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自己也成为了未知的事物;未知是危险的,所以你也会变得异常危险,除了永恒与逝去,别无他法;你想到这里就应该不会那么不解了吧,你看多么可笑,又是多么悲惨的事实,所以我的死去并不是由人而为,只能归结为命中注定。说到这里,我想劝你赶快离开这里,为了避免你和我一样的结局也为了保护你,你得赶快离开这里。

宇文看着这份奇怪的信,满脑子在想刘峰究竟要表达什么,他想了许久,依然想不通这背后的含义,不过最后还是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刘峰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所以才导致生命受到了威胁,那么刘峰又是知道了什么事,遭遇了怎样的危险,才会导致这一切的发生。

纸条的背后,还有一行小字,那行小字比较娟秀,不过宇文还是认出了她的笔迹,上面写着,我在雨林等你!

雨林是附近一个不大的公园,如今正处秋季的尾声,满园落满了树叶,有些树林集中的小路上,落了厚厚的一层。现在已是下午,公园里也无多少行人,只有几个四五岁的孩子还在玩耍。

宇文在雨林深处的小亭子里看到了她,她静着,不动声色。宇文到的时候,她依然保有端坐的姿势。当宇文坐到她对面的时候,他看见她的眼睛就那样怔怔地望着,没过多久转而变得很是凄厉,一双眼睛充满了血色,脸上的肌肉也随之抖动起来,好像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秀华……秀华……”宇文惊恐地道:“秀华……秀华……”可是一连几声,均无变化。

宇文顿时害怕起来,他拍了拍秀华放在石桌上的双手,怎奈一触摸,秀华忽地一惊,双手抱住头凄厉地看着他。

“你怎么了?”宇文紧张地问。

秀华的神情渐渐缓和下来,见是宇文,突然哭了起来。

“宇文,带我离开这儿吧。”秀华哭泣道:“我好害怕……”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还有刘峰的信是怎么回事?”宇文急切地道。可是秀华一时还没从恐慌当中回过神来,过了好久,才道:“你知道刘峰是怎么死的吗?”

宇文摇了摇头。

秀华吸了吸鼻涕,道:“那是昨天晚上,我去附近的佳园饭馆吃面,那时我并不知道刘峰也在佳园里面,可是我浑身感到不自在,就感觉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一般,呼吸急促,感到很热,于是四处望了望,就看见刘峰坐在一张桌子上正吃一碗面,我想着要过去打个招呼,可是惊恐的事情发生了,我看见刘峰吃的不是一碗面,而是……而是……”

“而是什么?”宇文紧张地道。

秀华害怕的身体只哆嗦,好像昨晚的情景又重新演绎了一般。“是一个人头……一个头……就被他……吃了下去……”

“啊……”宇文被吓了一跳。

“他吃完之后,就转身朝我走来,我害怕地倒在地上,可是他还是朝我走来,我不敢看他,也不敢说什么,直到过了很久很久,我感觉他离开之后,便看见饭桌上有一个盒子,后来……也就是今天早上,我才知道他已经死去了。”

“宇文,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是不是这样?”秀华的声音渐渐地尖锐起来,“怎么会……怎么会……我怎么会看到这些……”

“不……不是的!”宇文道。

有些事他除了刘峰并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可是今天早晨,刘峰却再也没有醒过来。他的心很痛,是他害了刘峰,可是另一方面,他纠结的内心并不是刘峰的死,而是这世间真的存在那些事吗?

秀华回去了,宇文将她送到了她家门口,她的爷爷奶奶一脸警惕地看着他,最后关上了门。

宇文站在街道上,茫然四顾,这时他感觉有人在注视他,于是环顾四周,只见四楼的窗口秀华正站在那里。她穿了件黑色的短袖,怔怔地望着他,似一张贴画一样,贴在玻璃上。

他看过那幅名画的仿制品——蒙娜丽莎的微笑,当时他的内心是沉重的,因为他并没有去看人们熟知的微笑,而是去看那双深邃的眼睛,那天不知什么原因,他直直地盯了两个小时;现如今,他看见秀华的脸显示在窗户后面,像张贴画一样,这让他很是难过。她像极了一只风筝(她最大的愿望就是逃离这座小城,用秀华的话来说,就是飞离死亡,去获得新生),可是风筝的线从来没有掌控在她的手上。

纵然是匆匆一瞥,这一瞬间的映像早已深深地烙进了宇文的脑海,尤其是那双犹如一潭死水似的眼神,让他重新地想起了那天的傍晚时分。

天变得很低,晚云低垂,人们都伛偻着身体,四散而行,就像从绝境里逃亡出来一般,再抬头望望天,它仿佛已经塌了下来。

昏黄的路灯也照不亮这塌下来的天地,他走在一条小径上,小径的尽头是一不大的湖泊,不知为什么,他非要走到这里。这里没有任何人,只有自己,或许就连自己也不存在,而存在的是那阵阵吹起的低风,从他的脚下而过,他的裤脚尽都湿了。

在这昏暗的天地里,突然之间,从湖的周围有许多线俱都聚集在湖的中心,在湖的中心,仿佛有一个庞然大物。宇文看向那里,可是什么也看不到,但总是有喘息的声音幽幽地响着,在这夜色里感到极为可怕。

脚下有沙沙的声音,他低头却什么也看不到,只感觉有许许多多的东西在他脚边而过,以至于他的裤脚鞋子上尽是一层黑色的粘液,他的脚便变得很是沉重。

宇文害怕极了,急忙逃离了这片湖泊,逃离了这条幽幽的小径。

刘峰已经死了,宇文很是自责,早知当初他不该对刘峰说这一切的,也不该让他跟着自己来到这里,去寻找一个人,一个不知是生是死的人。

自从那一次在湖泊旁看到奇怪的景象之后,宇文就对那片湖充满了极大的兴趣。他相信这绝对不是偶然,而是冥冥之中有什么正等待着他。于是他找寻了各种资料,查那片湖的历史记载。

那片湖名原叫不惑湖,可是不知什么原因,在2001年,上面书写不惑湖的那块大石却意外地翻转,使得不惑湖这三字立在土壤之下,而在那上面,却异常的出现了一个凄色的“千”字,究其原因,也无人说得清楚。

更让人奇怪的是,从那以后便有一种奇怪的传说流传开来,那就是有人曾在午夜时分路过不惑湖,发现有一个人坐在那块石头上打坐。许多的人们不相信,便称谣言,于是便有人在午夜时分去证实传言的真假,结果很让人失望的是并没有这么一个人,但是这个传言却一直被人说起,也一直未被人遗忘。

宇文查看了所有记载,除了这件若有如无的传言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的发现,于是他做了个决定,就是在午夜时分亲自验证这个事实,更何况那晚奇怪的景象一直在他的脑海盘旋。

敲门声又响了起来,宇文刚收拾好房间,他把刘峰的所有东西都归为一处。打开门,只见又是一张熟悉的满是皱纹的脸。

“张奶奶,又有什么事?”

“哦,宇文啊,我能进来吗?”张奶奶问道。

宇文便让开,道:“好吧,有什么事吗?”

张奶奶没有说话,进得房间之后便四处查看,并一直嗅着什么。宇文没有理她,这位古怪的老太太总是很莫名其妙,他的行为举止左看右看都不像是一个正常人。于是他重新折叠起自己的衣服来。

过了一会,张奶奶凑到他的跟前道:“宇文啊,你是不是要走了?”

“什么?”宇文回过脸来。

“我知道你朋友的死对你打击很大,但是对于生活人不能丧失信心,还得好好活着,你离开这儿之后,就再也不要回来了。”

听张奶奶这么说,宇文感到很是奇怪,为什么叫再也不要回来了。

“为什么?”

“总之啊,就不要回来了,这里不属于你们年轻人,年轻人就应该到外面闯荡去,待在这里有什么事呢。”张奶奶摇头叹息道。

“哦,这样啊。”宇文道:“张奶奶,我并没有打算离开这里,我还有很重要的事呢。”

张奶奶怔了半瞬,黯然地道:“好吧,那我走了。”

于是张奶奶便从屋里走了出去,在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宇文突然看到她的手上拿着一个古铜色的盒子,在初次来到这个老楼这个房间的时候,他也见过张奶奶拿着这个古铜色的盒子。

张奶奶的身上也许有很多很多的秘密,不然一个老太太怎会如此的古怪。于是宇文急忙叫道:“等等……张奶奶……”

“怎么了?”张奶奶停了下来。

“那是什么?”宇文指着她手中古铜色的盒子道。

张奶奶顿时有点慌了,眼睛躲闪着将手背了过去,道:“没什么,一些小孩子的玩具,我刚买来送孩子的。”

“小孩子的玩具?”宇文疑惑地道,小孩子的玩具又怎会装在一个老旧的盒子里。

“是的。”说罢,只听得嘭地一响,门就急忙地关上了。

宇文坐在床头,看向窗外。窗外夜幕即将降临,神秘的未知给宇文的内心带来了极大的恐慌,那个人他还没有找到,刘峰却已经死了,那个人也许永远都找不到了,他冥冥中有这样一种猜想。

那天晚上,他从夜幕降临一直坐到午夜时分,就坐在那片湖的旁边,一直盯着那上面有着千字的石头。之前的景象并没有出现,风呼呼地吹来,犹如羽毛轻抚,他觉得舒畅极了,全身的血液自然地流动。他坐在那里,仿佛要睡着了,所有的等待不知不觉间便成了虚妄。

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座大山,一片草地,一条河流。大山上有旗帜招展,草地上有牛羊酣睡,河流里有树叶漂流。他仿佛自己就走在那儿,一步一步,走过草地,渡过河流,走上大山,靠向旗帜。

天地非要在一片美好的时候,变得一团糟。有个声音从他的身边响起,漆黑的夜却什么也看不到。

“你坐在这里做什么?”声音的来处轻柔无比,似一阵风一样。

宇文环顾四周,却什么也看不到,夜色漆黑,就算有人在他周围,他也是什么也看不到的。可就算什么也看不到,但是也应该能感受到那人的气息吧。

“是不是人世间本是如此,当你想明白一个人在想什么的时候,不应该出口询问,而是去看去想他的脑海到底装着什么。”那人又道:“所以这句话已是多余,我在想你是不是看到了一座大山,一片草地,一条河流……”

“你怎么知道。”宇文回答道,他不知来人,但他脑海里的一切他都已经全然知晓。

那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道:“你在等一个人,等一件稀奇的事发生,而你却什么也看不见,可见尘世的眼有多么蒙蔽。”

共 1 090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宇宙中有无数空间,第三空间是个永恒的空间,那里不增不减,不生不灭。 零维度空间是一个点,无限小的点,不占任何空间,点就是零维空间。当无数点排列之后,形成了线,直线就是一维空间,无数的线构成了一个平面,平面就是二维空间。无数的平面并列构成了三维空间,也就是立体的空间。 三维的世界是静止的,当三维世界以时间为基准发生变化时,四维空间就产生了,如果把时间看作一根轴线,则这个轴线上的任意一个点,都是一个三维空间,也就是说无数个三维空间依据时间轴线,构成了四维空间。第三空间是个神秘的世界,那里只有灵魂在行走。宇文看到了第三空间的世界,经历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那个城镇的青少年都被拉去当兵了,只剩下了老人和小孩。男人在外战死,可恶的坏人攻击了城镇,使得成为一座死城,一个因战争而消亡的城。那些死去的灵魂并不是想真正死去,他们不论活着或死去都有重建生活的信念。他们是在童话里漂流的孤魂。很多人会有逝去而倔强的信仰,这些变成一种执着。执着是很多人共性,因为执着于执着,所以他们走不出自己的空间。小说构思巧妙,语言流畅,情节险象环生,让人在经历惊悚恐怖之后不由得低头沉思:生、活,究竟该怎样生,怎样活。是永远守在原地,还是打破格局融入一个全新的世界。很不错的小说,倾情推荐共赏。【编辑:杨花】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1704270008】

1 楼 文友: 2017-04-2 17:48:24 惊悚悬疑,步步险象环生。让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总想一探究竟。第三空间,究竟是怎样的世界。

2 楼 文友: 2017-04-2 17:51:21 感谢赐稿江南烟雨,期待更多佳作。编按如有不当之处,还请海涵。

 楼 文友: 2017-04-29 21:49:21 小徒弟,,表示还木有看完。。。回头在看,,,????????

通心络对心肌梗死的患者恢复有作用吗
小孩子脸发黄怎么回事
哪种汉森四磨汤好
治阳痿36小时长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