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通天神井 第三百三十五章 七剑诀的威力

发布时间:2019-09-25 21:46:21

通天神井 第三百三十五章 七剑诀的威力

一条银白色的影子,在林间飞速奔驰。赤睛雪狼王全力奔跑而带来的气势威压,让林间众多猛兽更加焦躁不安。

萧云竭力忍住伤势,手里紧握着黑铁盒子,随时准备着应付东、南两方的四个脉门境修者。尽管以他目前的状态,要从四个脉门境联手之下撕开一条口子,可以说是难如登天。

但因为难,就不做吗?

因为难,就束手待毙吗?

他办不到。

更何况他还有赤睛雪狼王,有雪姨,这两张王牌给了他莫大的底气。他知道,即使自己无法突破出去,也决计不会命丧于这山林之间。既然如此,何不放手一搏,且当做历练一番呢?

近了。

在萧云的魂力感知中,前方一百步的地方,正有四股脉力激荡不止。那就是围杀他的十人其四了,一个脉门境三重,两个脉门境五重,最后一个是脉门境七重,这样的阵容已经是十人当中最弱的了。

双手死死扣住黑铁盒,他没有打算绕过去。

对方既然能够准确地拦截在前方,就说明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在了他们的视野之中。如若此时转向,不但不能最有效地打击最薄弱的这一点,一旦等十人合围成功,恐怕到时候就连雪姨出手也得有些麻烦了。

这样想着,萧云立时决定就从这里硬闯过去。

唯有突破这四人的防线,才有可能跳脱出对方的包围圈。

以小狼的速度,一百步的距离仅仅数个呼吸就跨了过去。这时,萧云也看见了前来堵截他的四人,那是四个中年修者,身穿着统一的黄泉血剑阁服饰,昭示着四人乃是黄泉血剑阁的弟子。

“申屠辉是铁了心要我命啊……”

一边仔细揣测着申屠辉的用意,萧云一边抡起黑铁盒,使出全力朝前砸去,借着赤睛雪狼的速度,这一击倒也有些威势。

“结剑阵。”

四人中最为年长的,也是实力最强的脉门七重境修者大喝一声,首先拔剑前冲。他的注意力全在萧云身下的赤睛雪狼身上,只有拦下这头五阶的雪狼,才能留下萧云。

另外三名修者,也都拔剑出鞘,紧随在后。三人左突右击,身法变幻不定,想来应该就是所谓的“剑阵”了。

自从狼王出现之后,四周的那些低阶灵兽也都安静了下来,各自颤颤巍巍地躲远了去

通天神井  第三百三十五章 七剑诀的威力

,为双方的交锋腾出了足够的空间。

“收!”

就在萧云的铁盒快要与最前面修者的长剑砸击之时,对方一声令下,然后只见其身后三个修者猛然提速,顷刻间窜到前方。而原来处在三人前方的修者,则放慢速度在后压阵。

四人呈V字型冲了过来,就像是一根张着大口的口袋,要把萧云的雪狼整个吞进去。“铿”,最后架住萧云铁盒的并不是最初的那名修者,而是后来居上的三名修者合力挡了下来。

力道受阻,萧云新力未生之时,脉门七重的修者突然挺剑前冲,看他的目标,竟不是萧云,而是因萧云力道受阻而停滞下来的小狼。

萧云心中大惊,对方这四人剑阵虽说不上威力巨大,但是有效。

全力一击经三人齐力化解,这让他感觉就像是打在了一团棉花上。这还没完,实力最强的修者最后出手,一剑挺出,虽不能真正意义上地伤到小狼,但却十分奏效地粉碎了萧云突围的打算。

小狼也是察觉到了危险,怒吼一声后,四爪抓地,瞬间就停在了原地。

就在此时,空中一声鹰啼传来。

萧云抬头看去,正见一只雄鹰展开翅膀朝着自己俯冲了下来,其速度之快,竟然丝毫不下于全速奔跑的小狼。

那竟也是一只五阶灵兽!

难怪对方能够准确锁定自己的位置而在正确的地方实施拦截,原来空中有这么一双居高临下的眼睛!申屠辉竟然出动了五阶灵兽,那就说明他早已经调查清楚了赤睛雪狼,而这五阶兽鹰,一定是用来牵制赤睛雪狼王的!

还不等处于惊骇中的萧云有所行动,赤睛雪狼倒先一步发起狂来。它前蹄猛然扬上,人立而起,两只前爪对着虚空一阵乱抓,像是在对那俯冲而下的雄鹰示威。

而萧云,则直接从小狼的背上摔了下来。他无奈摇头,对方牵制住了小狼,看来只能让雪姨帮忙料理了。

这时,周围的林子里响起几道簌簌风声,十个人这下子全到齐了。

“还好早有准备,不然没准儿还真让你小子逃了。”

最开始引着萧云出城的那个元魂境老头也追了上来,和另外九人把萧云围在中间。

“动手吧。”

老头做事确实严谨踏实,刚把萧云围上就下令斩杀,丝毫不给萧云一点儿机会。

“武陵帝国什么时候这么窝囊了?”突然,不知从何处飘来一道声音,就连元魂境的老头也悚然变色,因为他竟无法捕捉到声音的来源,“十个老大不小的人,竟合力剿杀一个后武境的孩子?真是笑话!”

“什么人?”

元魂境老头立时将魂力铺展开来,却没发现任何人影。连他都发现不了,其余九人自然谁也无法感知到来人的具体位置。十人东张西望,背靠着背,显然这未知的来客让他们都察觉到了危险。

只有萧云,听到这声音后,张着嘴,一脸意料之外吃惊不已的样子。

“啧啧……”

暗地里那声音并没回答元魂境老头的话,只是巴喳巴喳地发出了几声轻响,像是在喝着酒。一阵微风吹过,果然带来一缕缕让萧云熟悉的酒香。

大巫山下一别,今日再闻酒香。

萧云按捺下心中的激动,他可以肯定,父亲来了。

“阁下究竟是谁?还请现身相见。”

老头抹了一把冷汗,语气开始变软,他的魂力已经把方圆一里的范围全都扫了一遍,但却依然没发现半个人的影子。这种情况,要么说明来人可以屏蔽掉他的魂力感知,要么说明来人尚在一里之外。

无论哪一种情况,老头都得出了一个确切的结论:这人实力绝对在元魂境之上!

“我一直在这里,只是你们四处看忽略了而已。”

这次的声音,不再像之前那么飘忽不定,反而让人极易捕捉。

十个人都收回四处张望的视线,纷纷看向被他们围困在中间的萧云。只见萧云身后站着一个全身裹着黑袍的人,这人不知何时、也不知如何,就瞒过了所有人的感知,悄然无声地来到了十个人的中间。

“爹!”

萧云终于忍不住,扑了过去。他一直有种猜测,他猜父亲这几个月来一直在暗地里帮助自己,不论是在皇城,还是在秘境,甚至在那囚龙炼狱,他多次几乎就可以确定那神秘的黑衣人就是他的父亲。

但他一次又一次地验证,却一次又一次得到不确定的结果。直到他赶回渝城,在大巫山下的破败木楼中没有看到父亲的身影,他才断定数次帮助自己的人一定和父亲有关。

如今,终于确认。

这袭黑袍是那么熟悉,危难时分眼前这黑衣人总是会出现在自己身边,他是父亲,他一直都在守护着我!几个月来的艰辛,此刻全都化作两行热泪滚滚而下,萧云哽咽着,他从不曾想过自己也会有这种泪崩的时候。

“过去的几个月,你的成长爹都看在眼里。”黑袍人宽大的左手缓缓抚摸着自己儿子的脑袋,目视前方,眼眶微红,“你没有让我失望,也没有让自己失望。”

纵然之前萧云有满肚子的话想要问父亲,但此时全被他抛诸脑后。他只知道,父亲一直站在自己的身后,这就已经足够了。无论父亲设计让他卷入赤县神州这场风暴是为了什么,无论父亲是不是有什么重大的任务需要自己完成,此刻,通通不重要。

“云儿,事情还远没有到你我父子畅叙离情的时候,振作起来,爹今天让你领悟到七剑诀更深的要义。”黑袍扒开萧云的头,宠溺地擦掉他眼角的泪珠,然后把右手中的酒葫芦递给萧云,道,“多喝一点吧,你许下的诺言还得你自己去完成。”

接过酒葫芦,萧云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父亲口中的诺言是什么。

“上!”

听到黑袍的话,元魂境老头就知道对方没打算善了,而申屠辉的命令也要求他们不得善罢。既然生死决战在所难免,老头当机立断,一声令下,先发制人,欲要抢占先机。

十人一起拿出看家本领,逼向中央的黑袍人。

“仔细看,认真想,好好体悟。”

留下了十个字后,黑袍一挥袍袖,整个人立即前冲出去一丈,刹那间就到了与对方短兵相接的距离以内。

“爹……”看着已经前冲出去的父亲,萧云低声唤道,他见父亲手无寸兵,却说着要自己体悟七剑诀的要义,登时就愣在了那里。

无剑,何来七剑诀?

铛~

然而,数剑相交的声音响起。萧云不可思议地看过去,只见父亲手中不知何时竟已握着一把泛着白光的剑体。白光剑体与对方的铁剑交击,竟同样发出了金铁交砸的声响。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又让萧云看得呆了。

父亲的白光剑体,在和对手的铁剑碰触之后,竟于瞬息之间化作了一颗颗细若凡尘的白色光点。那些光点虽然彼此排列紧密,拼凑成了一把宝剑的外形,但在对手铁剑的打击之下,顿时就被切成了两段。

白光剑体还是白光剑体,只是剑体的中间多了一道明显的痕迹,那是被铁剑切开的。

可父亲的神情无丝毫变化。

萧云仔细注视着父亲,只见他握剑的手依旧朝对方劈去,丝毫没有因为白光剑体被切成两段而又一点儿迟疑。这样一来,两把剑明明结结实实地砍在了一起,但却奇迹般地错开了。

黑袍微一侧身,躲开了对方的剑刃,而白光剑体就在这时“铿”一声,两片断刃竟再一次合在了一起,成为了一把完整的宝剑。数以千计的白色光点,堆砌成一把锋利的剑体。

唰一声,脉门境的黄泉血剑阁弟子临死前,都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样命丧敌手的。

那些细碎的白色光点,可并不是元力啊!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是哪级医院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在哪个位置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到哪儿站下车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网站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路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