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朱棣迁都北京为明朝灭国埋下祸根

发布时间:2019-10-13 06:50:48

  朱棣迁都北京为明朝灭国埋下“祸根”

  明朝的开国太祖朱元璋不惜花大钱,到处修城池、设堡垒,都城南京修成全国的样板,之后的历代明朝君主们,虽然把太祖留下的很多遗训,当成了耳旁风,但一直以来,对修城这件事倒是落实的一丝不苟,可以说有过而无不及。而长城在明朝手上则被扎扎实实地串起来

  明朝的开国太祖朱元璋不惜花大钱,到处修城池、设堡垒,都城南京修成全国的样板,之后的历代明朝君主们,虽然把太祖留下的很多遗训,当成了耳旁风,但一直以来,对修城这件事倒是落实的一丝不苟,可以说有过而无不及。而长城在明朝手上则被扎扎实实地串起来,有模有样地矗立在北部边陲,完全不像汉唐那时候,到处都是漏洞,既不结实,又不经风雨。对修城这件事儿这么上心,说明明朝的君主们对外敌的一种态度,也就是拒人于墙外,而不是主动出击,歼敌于野地。

  这种明显保守的作风和宋朝倒是很像一个模子出来的,但和其他中原王朝还是不一样。其实,说起来,明朝的军队还是很强的,手上还抄起了火器。虽然这些火器不能连发,装弹也很麻烦,但如果组织好,再配合上弓弩和火炮,打那些草原军队,还是很占优势的。社会经济发展上,虽然还和宋朝差一大截,但下决心省点钱,拿来打北边的草原军团,问题还是不大的,毕竟,和宋朝相比,明朝占的地盘是相当大的,如果愿意的话,搞远洋贸易,比宋朝更有便利条件。可是,作为一个统一的大帝国,却摆出挨打的姿态,这也实在是太谦虚了。

  明朝并不是从开始就这个样子。朱元璋和朱棣父子对逃到草原的蒙元势力,摆出痛打落水狗的姿态,下手狠毒,毫不留情,像徐达、常遇春、傅友德这类经过残酷战争检验过的猛将们,都曾越过长城,主动到草原上追杀逃敌。1388年,朱元璋派后起之秀蓝玉在捕鱼儿海附近,彻底把元朝的残羹冷饭吃光了。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子孙从此变成草原的傀儡。成吉思汗的骄傲没有了传人而被终结。

  朱棣在登基之前,就已经算是打草原军团的专业技术人才,通过打,也把很多蒙元的残余势力打成了朋友。朱棣抢朱允炆的皇位时,这些草原部落也来跟着凑热闹,帮着老朱家清理门户。别看这些草原军团在朱棣上位过程中,出了大力气,但朱棣在南京城待着时,对他们还是相当不放心的。说到底,这些人帮自己干活,那是想着好处的,与他的臣子可不是一类人。臣子们因为好处达不到自己的预期,也会和皇帝翻脸,但最多是私下里发个牢骚,暗地里多贪点或者多怠点工,这些人一旦拿不到好处,翻了脸,马上就会提兵来要说法,不能给个满意的说法,人家也不能白来一趟,自然会被迫自力更生,就地动手来抢了。

  朱棣心里很清楚这些人的本色。他在南京当皇帝,心里却想着北边那些不老实的草原部落。他连续组织了5次御驾亲征,声势浩大,纵观历史上的帝王,应该是无人能出其右的。刘邦、柴荣和赵光义御驾亲征,最多看到长城的影子,人家朱棣则越过长城,纵马驰骋到草原深处,厉害程度明显高出这些帝王不是一点儿半点儿。父子两代皇帝这么下力气打蒙元残余势力,大概有点趁着自己有能力,手上也有能拿得出手的文臣武将,帮着后世子孙们提前把这些可能祸乱大明江山的妖孽们,全部压在雷峰塔下,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剥脱他们获得超生的机会。这可真算得上用心良苦、大爱无疆了。

  但这些积极主动的精神和雄才大略的智商,没有一并作为老朱家的光荣传统和基因流传下来。以后的明朝君主也有个别比较积极进取的,比如,明景宗朱祁镇、正德皇帝朱厚照都曾经表现出和草原军团拼命的架势,可惜的是前者属于被忽悠的,下场也很悲催,后者虽然表现得很神勇,据说还亲自宰了1个敌军,但他更像是在玩票和游戏,所为所行实在不像一个靠谱皇帝应该干的。

  其实,最能体现朱棣对蒙元残余势力的强横态度的还不是5次北征,而是把都城建在了北京。在燕山脚下的北京处在是草原势力和中原势力交叉之处,北边不远处就是燕山和长城,也就是400毫米等降水线。明朝的都城被放到这里,也就意味着,以后和草原军团作战丧失了战略纵深。草原军团一旦突破长城,就算是杀到了北京城下,整个国家立马陷入了生死存亡之地。不用想也知道,这里很危险。朱棣之后的明朝皇帝经常被迫处于这种对敌前线的危险境地。如果明朝把战略纵深向北延伸,可越过长城后,那里就成了游牧民族的天下,在草原,维持一直由农耕民族掌控的军队,要付出多大代价,这个账是不能算的,要算是会吓死人的。

  辽国、金国、蒙元和后世的清朝在这里建都,是因为人家在草原有势力,长城以北相当于人家的后园和自留地。朱棣在这里建都,从形式上看,实际上是摆出了一种进攻和不妥协的姿态,明显表示,明朝和你们这些草原上混的人,世世代代地决一死战,绝不后退。他朱棣首先以身作则。

  大家都知道,在皇权社会,皇帝的命是最珍贵的,珍贵到给人一种很强的感觉,即使其他人都死绝了,皇帝也是不能死的。可朱棣也不管后世子孙中那些当皇帝的,是不是都喜欢使枪动棒,把他们统统地放到了对敌前线。朱棣倒没觉得什么,反正他能打,肯定不害怕,也不在乎,反倒觉得很方便自己建不世之功、开万世之业。可他这么一干,实际上让接班人很难受,以至于影响了整个明朝的边疆策略和国运。

  从此,为了皇帝的安全,明朝不得不把肌肉绷紧,身心保持紧张的状态。至于那些在北京周边的卫戍部队是不是听从号召,能够一心想着皇帝的安危,为此,整天挥汗如雨地演兵习武,保持刀枪在手、支着耳朵听号角的姿态,这个就很难说了。实际上,这些人是做不到的,可皇帝和对国家忧心的大臣们,也就是和明朝兴亡有切身利益的人群,至少在心理上肯定是不敢放松的。

  后世的皇帝和他的大臣们一直紧张兮兮地盯着北边,时刻处在一种临战状态,肯定极大地影响日常的幸福生活。更何况,有好几次皇帝还差点让草原军团从北京请出去,整个朝堂更加不敢、也不能有半点松懈了。对待那些翻脸比翻书还快的草原部落,则必须想出万全之策后,才敢于和他们打交道。

  大家都知道,做事情一旦不能冒一星点风险,也就是输不起,那么,回旋余地就小了或者说没了。没了回旋余地,做事情必然僵化,明朝的边疆政策就是浑身僵硬的。虽然从表面看,明朝也效仿了以前的中原王朝,采取了打仗、贸易、朝贡和分化瓦解等十八般武器,与草原民族交往。但在明朝看来,如果不把长城修得高大威猛,抗击外敌的武器密密麻麻地摆在北京周边,让皇帝和大臣们感觉非常有底,他们是绝不敢玩这些花里胡哨套路的。即使这样,玩这些套路,大家也是处处陪着小心,唯恐一步踏空,上了人家的当。特别是土木堡之变后,大家就更加变本加厉地小心小心再小心了。

  朱棣把北京城当整个国家的国都,不能说他完全就把后世子孙的幸福指数不当回事,但对他而言,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自己是靠抢班夺权上的位,金陵就是再好,住在那里,心里也腻歪。北京再危险,可也是自己的根据地和大本营,周围都是熟门熟户,即使危险,心里却是踏实的。在他看来,把城池修得结实点,把全国的强兵悍将调过来,对付那些连招架之功都已丧失的蒙元军队,应该是没太大问题的。他大概没想到的是,蒙元帝国不等于草原帝国,一个蒙元倒下去,还会有无数类蒙元站起来。只靠打,是打不完的。打不好,还会像金朝那样,打出一个成吉思汗来。后来,抓住明景宗的瓦剌就是利用明朝打压东蒙古势力,没工夫搭理他,趁机在西蒙古地区拔地而起的,从此变成草原上很不好对付的巨无霸。

  当然,朱元璋和朱棣对这些已经认输的蒙元势力绝不放手,除了为子孙的幸福着想外,大概还是因为女真、蒙古曾经杀进中原后赖着不走,他们对这件伤心的往事依然记忆犹新,心有戚戚焉。从骨子里,明初的君臣们不再、也不敢相信这些来自草原的部落会满足于小打小闹,而不会对中原的土地有欲望了。

  女真人建的金朝和那些从长城以北来的少数民族是很不一样的。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这个王朝是在中原王朝还处于统一状态下就杀进来了,而且还把赵宋皇室和朝廷连锅端了,打包带到了东北。之后,过了很多年,这个王朝还把国都搬到了长城以南,全盘接受汉化改造,正经八百地在中原当家做起了主人。

  之前,那些不管是草原民族,还是来自东北的渔猎牧耕啥都干的少数民族,在中原还是统一王朝的时候,和中原王朝交往,不管是打劫还是贸易,总之,都是以要物质为主要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目的,这些民族对灭国这种很费劲、很危险的事,根本提不起啥兴趣。只有在中原的统一王朝内耗严重,搞窝里反,以至于到四分五裂的时候,这些草原民族因为断了物质来源,才会入主中原。

  在唐朝,回鹘还曾帮着唐王朝收拾家里的乱臣贼子,其表现也是相当卖力气的,也不把自己当外人。这么做,一方面是因为当了人家的雇佣军,有钱拿,如果不卖力或者假卖力,先不说道德上说不过去,从实际利益上看,以后谁还会再找他们,给他们能够发挥自己一技之长的工作呢?另一方面,他们也不希望中原王朝就这么没完没了地乱下去,影响自己开展敲诈勒索的业务。在唐朝彻底不行了之前,这些来帮唐朝搭把手的草原民族,从未动过要把中原据为己有的心思。

  但金朝却以这种违反常规的方式,灭掉一个处于统一状态,且没有亡国危险的中原王朝,这也算是一种换了思路的创举。和它比,蒙古人更不含糊,也毫不逊色,打掉金朝和南宋后,在黄河上下、长江南北,也端着架子,打造出一个堂而皇之的统一的元帝国。按照儒家对一个正统王朝的评价和定位,元帝国已经达到了当中原正统王朝的标准了,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儒生对参加元帝国的社会经济建设很积极、很上心。

  出于兔死狐悲的心理和殷鉴不远的考虑,明朝对北边这些少数民族就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在朱棣之后,成吉思汗的黄金家族实际上已经被扫进了历史的犄角旮旯,以后崛起的实力派们谁也没再把这个家族太当回事儿,可以说,草原实际上已经变成和唐朝时期的草原一个模样,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可是,在一个很长的时期里,黄金家族的后裔们在名义上还霸占着可汗的位置,虽然这些人当的是货真价实的傀儡可汗,但从表面上看,草原上的蒙元还算是一个有头有脑的国家。把正统观念看得很重的明朝,特别是是明朝中期以前的君臣,自然就更加坚信,只要自己不留神,保不齐成吉思汗再个借尸还魂,换个马甲,出现在黄金家族里。这么看,朱元璋父子对这些草原军团非常紧张,虽然有说得过去的理由,但实际上,他们是多虑了,应该都怨他们的情报工作做得不到位。对信息掌握得不充分,分析的形势时,没有历史地看问题。

  (:收获)

春秋战国
民生法规
互联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