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超级英雄间谍派 第十五章 伟大进步的希望

发布时间:2020-01-18 06:40:20

超级英雄间谍派 第十五章 伟大进步的希望

矢志田真助也没想到会闹出这样的乌龙,他对霍登的调查主要集中在经济、操守和行为规律上,对于专业方面的东西也只是一带而过——搞杀虫剂的对于昆虫肯定有着非同一般的了解啊,不然怎么弄死它们呢。

但是没想到霍登搞得研究是针对虫卵,而且是希望通过寄生菌丝来达成杀伤效果。

矢志田真助听到寄生菌丝这种东西,不由得摇了摇头,炎黄一年不知道有多少人投入多少资金,只为了繁殖特定种类的寄生菌丝,有好几种菌丝在炎黄可都是价比黄金的啊。

要是他们真的研究出寄生菌丝的大规模繁殖方法,还做什么杀虫剂,养殖菌丝不比买杀虫剂赚钱。

他把霍登叫来谈了一下,发现这个人果然是个偏执狂,他对市场上的那些机甲不屑一顾,但是当矢志田真助拿出自由鸟小队执行任务的视频是却立刻狂热起来。

这位博士心心念念的,就是一个可以替代人体的装置,让人得以延长寿命,并且不会丢失一切感官,最好连生殖也能替代,让人生下来就是一套可更换的机械身躯,从而达到永生的目的。

当矢志田真助问他为什么想要永生不去研究基因、细胞、生物工程时,他却一摊手:“我研究过,不然我怎么能对人体实施改造呢?

任何细胞都是有衰减的,就是脑细胞也不例外,现在主流认为脑细胞没有衰减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没有测出来。

脑细胞的衰减和细胞本身没有关系,而是被‘人’这个生物系统拖累了,当一个人开始衰老时,他的机体细胞会释放一种信息素,这种信息素对整个人体都是一个死亡信号,它来在于细胞结构本身。

脑细胞接触到着厚重信息素之后有一个中毒反应,达到一定量的时候,人的脑袋就会出各种问题,最不活跃的脑细胞最先出问题,所以才有锻炼什么功能会防止什么脑病的说法。

体细胞的这种信息素是不能隔绝的,它存在于每一次细胞之间的信息交换中,相信想看人体有多少细胞,时时刻刻的有多少细胞信息交换活动,就是地球这么的大超算也接受不了一个人一天的全部生物数据——除非它本身即是生物。

我的寄生菌丝研究也是基于这一点,这种奇特东西兼有植物和动物的特性,它的本体细胞信息交换特征外露,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但是你们提供的神经束很神奇,它能放大我要寻找的东西,不但有助于研究,而且我相信,它可以作为人工智能的构造基件。

你问我为什么研究人工智能?很简单,人控制自己的身体靠的也不都是大脑,呼吸,体液流动,各种激素的生产,肌肉记忆等等等等。

靠的还有神经突的本能反射,人工智能就是在机械身体上用来代替神经反射的,说实话,这部分可比大脑复杂多了。”

昆虫的就要简单得多,但是同样的,昆虫的神经运作研究对于人类的研究并没有什么帮助,因为它们的运作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甚至有可能会是相反。

关于矢志田真助提出的,对于生物的控制方式,即使有恶魔犬的例子在前,霍登也是不屑一顾的,他虽然研究人工智能,但是也正是这种研究让他明白,电子信号和生物信号相比,太过简单。

他甚至断言,就是杜恩制药再研究一百年,他们也不可能详细的控制生物兵器的行为,除非生物兵器本身就有不俗的理解力,甚至接近人类。

但是这就又是悖论了——太聪明的生物兵器产生自我意识的状况几乎是百分之百的,这种东西人类怎么可能信得着。

只有那些死板的执行指定命令的机械才是人类工具的首选,所以在北美鹰的南方,智能机器人是他们抵抗机甲大赛的重要舆论阵地。

因此他强烈的要求,制造脑波传送装置,可以将人类个体和生物兵器——当然最好是人工智能机体——进行思维链接,这种来自生物本能的对接,才是操作生物武器的最佳手段。

而霍登对这个项目之所以这么热忱,是因为他现在也遇到了这个问题。

托机甲大赛的福,很多稀奇古怪的机械技术都被宣扬出来,对于霍登来说,制作一具初级的用来实验的躯体已经不是问题,虽然在诸如表情,协调性,伪装性等方面还有点小问题,但是这都是可以制作出原型机之后,再进行微调的。

人工智能方面,机甲大赛里学习斯塔克集团手法的智能机甲流派也诞生了很多经验可以借鉴,作为人工智能领域里顶尖一级的专家,他只要多多观察这些只能模版就能有不错的收获。

但是在意识控制或者说意识转移这一方面,他一点头绪都没有,人机交互界面除了传统的控制面板之外,最好的也是和其他的智能机甲一样,通过语音、微表情、规定动作之类的进行沟通。

这可和他的理想相差太远了——他是想把脑子放到人工机体里的,可是一个脑子能有什么微表情啊?眨眨脑回和脑沟吗?

现在业界普遍的思路是破解人类的脑电波,在机体内加载翻译系统,通过脑电波的变化直接控制人工机体,可是这方面的工作不但是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事实上也遇到了更多的困难。

最大的困难就是每个人的脑回路都不一样,同样的脑电波代表的可以是完全不相干的意思,而对同一件事同样的反应表现,两人的脑电波也不会相同。

这就是说每针对一个人生产一个机体,就得配套的设计一个翻译系统,而读懂了一个人的脑电波,这个人也就没有什么秘密了,就是霍登自己都不敢完全的破解自己的脑回路,一旦这些被记录在案,万一被什么人拿到了,那他会比死了还惨。

而杜恩制药为了招揽他拿出来的那种神经束,对于意识链接是有很大的加成作用的,这也让他终于看到了意识转移的希望——哪怕是部分意识的触探,那也是伟大的进步。

星子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奉新县医院怎么样
云南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六盘水癫痫病医院找哪家好
咸宁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