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武道圣境 第二十一章流云酒楼

发布时间:2019-09-26 04:24:19

武道圣境 第二十一章流云酒楼

看着,眼前的炎不风。近十年的兄弟,以炎晨对其的了解,又怎么会看不出他此时的所思所想。如果是别人此时或许会有其它的想法,但做为在当初最艰苦的时候。

所有的人都远离他,并对他和他的母亲进行辱骂,只有炎不风一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反而经常照顾着他们母子。

而当时的俩个xiǎo屁孩也玩到了一起,给当时的炎晨带来许多的快乐,要知道在以前这是决对不可能出现的,因此炎格外珍惜这段友谊,更是将炎不风当成自己的亲兄弟一般。

“好了,既然疯子你也突破了炼武境,那我们也该好好庆祝一下。”

自己兄弟既然突破,做为大哥的炎晨自然也该好好表示一下,更何况哪其心智再怎么成熟,也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仅仅一个月的苦修,不仅使他的修为得到巩固,实力迅速提升。同时也使那颗少年的心,早已烦躁了。

“好,晨哥决定就行了。”

见炎不风答应下来,炎晨便回屋换了一身衣服。

做为炎家子弟,外出游玩,少不了准备一番。

否则,回到家少不了被大人教训一顿,説什么“不重得体”“有失教养”之类的话。大族子弟,看来也没有外人想象的那么好过啊。

当炎晨再次出现在炎不风面前时,已换了一袭雪白如玉般的锦绣华服,眉角分明,略显白玉之色的脸庞。

虽是少年,但已显俊秀潜质,加以时日又是一各家少女所倾宜之人。

见炎晨出来,炎不风虽先是一愣,但毕竟也只是少年,也只是觉得炎晨好像更“漂亮”了一些而已。

既然炎晨已经出来,早已嘴馋不已炎不疯,立马拉起炎晨便向外走去。

见到炎不风那直留口水的表情,以及前往的方向。炎晨很“识趣”的没有多问。

只不过,下意识的摸了摸右手食指上的白玉色的戒指,心中方才松了一口气。

“幸好,上次卖兽皮还剩了一些,再加上这个月的薪资,应该支付得起吧。”

想到“流云酒楼”那昂贵的酒菜以及疯子那吃货,炎晨一脸的肉疼之色。

但从始至终也未漏出哪怕半diǎn后悔之色。

“流云酒楼”共分三层,每一层所招待的客人身份也不尽相同。

此时的,流云酒楼二楼,靠窗户的一桌子,正坐着两名十二三岁的少年。

一青一白,两名少年,正是从炎家出发的炎晨二人。

看着对面身着青衣,正埋头“苦干”的炎不风,炎晨不由的一阵苦笑。

原来,自两人来到这流云酒楼后,炎不风“啪啪”声便diǎn了一桌的饭菜。

待饭菜上好之后,炎不风便是一阵暴吃,吃了近半个时辰也没吃完,至于旁边的炎晨早就不知道被他忘在九霄云外了。

对此,炎晨倒也乐得轻闲。端起桌上的清茶,抿了一口。抬头看着窗外,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各种贩卖物品的叫卖声,一阵轻风扶过。

给人一种别样的美丽,让一直向往平静生活的炎晨渐渐沉浸其中。

但往往美好的事不能长久,比如。

“哎呦,这是谁呀!”一声尖锐的声音响起。

原本闭目的炎晨已睁开了双眼,双目直视着从楼梯上来的一群促拥者一华服少年的方向。

如果,仔细观看炎晨的眼睛,在其平静之下隐隐有怒火在闪耀。被别人打扰了好心情,不火才怪,不过炎晨表面上还是极为平静,如之前喝茶一般。

至于一直狂吃炎不风也已抬起了头来,嘴里还不段的咬动着。

“公子,xiǎo声diǎn,这可是我们的炎晨公子,要知道他母亲可是我们炎家的弟一美女啊。”

那华服少年,身旁一身穿灰尘仆装的下人,一脸玩味的説道。

“哈哈”听到身旁下人的话,炎啸和其身边众人,顿时仰天大笑起来。

“疯子,不知道,私下议论主家,按规矩应该如何处置啊?”

对于刚才的笑声,炎晨仿佛没有听见一样。反而问起炎不风问题来。

“私下议论主家,按照族规,应废除修为,逐出家族。”炎不风虽有些憨但也是对于炎晨。

听到炎晨的问题,随即回答上来。

听到此话,灰衣仆人许三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以前的炎晨可是从来不和他们争辨的

武道圣境  第二十一章流云酒楼

,今天怎么回事。

但一想到刚才炎不风的那番话,全身便是直冒冷汗。

要知道,平时自己仗着伺候炎刚,可没少干坏事,如果被废了修为,还逐出了炎家,那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公子,求求你,救救我,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公子啊。”本来炎刚看在多年的份上,还打算帮他一把。可没想到这蠢货居然当到这么多人的面説是为我好,直接息了就他的念头。

许三説的话声音很xiǎo,一般人隔远了根本听不到,但在座的既然能在这二楼吃饭喝酒又岂是泛泛之辈,刚才两人的谈话听得是一清二楚。当炎刚在抬起头来时,众人看其目光之中更是多了一份鄙夷。

见此炎刚哪里还不明白,心中更是将许三恨个半死,连带炎晨二人也一起恨,如果没有他们今天的事根本就不会发生。

虽是心中恨得要命,但该説的还是要説。

“许三,口无遮拦,应按照族规处置。各位在下有事先走一步,告辞。”

説完,便是迫不及待的下了楼去,至于许三,此时正坐在地上,仿佛吓傻了一般。

“我们也走吧。”见炎刚已经离开,炎晨被打扰后,自然也不可能再留下来,结完帐,便与炎不风一起离开。

至于还在二楼的许三,炎晨自然没必要自己动手解决,相信家族执法队马上就到。

晚上,炎晨站在窗前,抬头仰望星空,喃喃説道。

“许三,许三啊,你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説我母亲啊,其它的事或许我不会和你一般见识,但你不应该处及我的底线。”

説吧,炎晨便消失在黑夜之中。

…………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预约急诊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急诊预约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预约看病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开通网上预约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预约挂专家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